潇雨菱风

花羊bg୧( "̮ )୨✧ᐦ̤偶尔也许会掉落喜欢的明星的水仙bl

【花歌/花琴】落花覆琴 第三章

苏聿将打开的窗户关紧锁上,才将药箱放在柜子上打开,里面陈列整齐的包着各种药草,苏聿拿起放置于角落的小瓷瓶。

蔚风用怀中的手帕擦了擦琴上沾染的水渍,他的手指轻轻划过琴弦,弦音似水波一样传来,透过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苏聿的耳朵,他将从小瓷瓶里取出来一粒丹药放在口中。

苦涩的药味在口中晕开,苏聿皱眉,寻常人无法理解多年与药相伴的苦楚,苏聿偏爱丹青,但仍然选择入杏林门下则是因为自己本身带着病症多年,这病从家人离世开始便缠上了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摆脱。

这病是影子,永远跟随着自己,叫嚣着宣誓主选一般高呼着自己的存在,光越亮,影子就越明显,然而哪怕置身于黑暗之中,这影子也无法消失,怕是唯独自己再也不在这...

我也不太清楚那些是因为王凯关注我的……

因为王凯关注我的姐妹看见这条请取关吧。


(●─●)

诚韦文也许不会更新了,写文其实就单纯为爱发电,没有爱了还怎么发电……是吧

【花歌/花琴】落花覆琴 第二章

苏聿站在风城的城墙上看着脚下的葱郁草地和湍急的河水出神,远方波云诡谲,此处却风平浪静,对面的高山在层云中若隐若现,宛如至于幻境,苏聿站在城墙的边缘,望着远处虚无又飘渺的风景,曾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一步踏下去,走进那幻境云景之中。

苏聿尚未缓过神来,便听到耳畔有人嘶吼着呼唤自己停下,嘴里看着像是什么:“先生这世上美好之事那么多不要想不开啊!”

那声音越来越近,苏聿却未回头,因为他本身也想过要轻声,至少此刻没有,那个有些吵的人忽然抱紧苏聿的身体,这才让他缓过神来,他回头看到的,正是昨日那位与自己论画的青衣少年。

温蔚风其实也只是路过,然而就是那么巧,他正巧看到昨日那个城墙上临风作画的万花医者站...

封面图,战乱·长安这个剪影的截图点太优秀了

【花歌/花琴】落花覆琴 第一章

温蔚风第一次看见苏聿的时候,实在昔年各大门派集结精英弟子助朝廷大举进攻南诏皇宫的时候,苏聿坐在风城的城墙上,提笔作画,勾勒洱海的美景。

那日下午本是阳光明媚,到了日近黄昏,又有无数落日余晖,透过天空千丝万缕的蓝洒在大地上,洒在洱海上,从城墙上看过去,水面上像是揉碎了金粉洒上,华彩夺目。

温蔚风远远看过去,起初是看落日美景,随后注意力便被景中的人吸引,那人黑衣黑发,墨衣上绣着紫色的花纹,黑发未梳起只是在脑后拢成有用一个玉饰拢起来,身姿挺拔翠竹松柏,端的是魏晋名士的风流。

温蔚风走过去才看见那人的眉眼好像是水墨画出来的,凝着浓墨重彩的书卷气,眼眸像是幽黑的墨玉一般温润清朗,他的眉目好似万花谷...

【花歌/花琴】落花覆琴 楔子

讲一个抑郁症花x小太阳歌的故事。

这朵花他真的是攻(x

主要我还比较喜欢势均力敌的感情所以没很在乎攻受之间的强弱关系= =


【预警】攻喜欢过妹子,但是那个妹子死了很久了,而且我觉得正常人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喂)所以他现在喜欢谁和以前喜欢谁没关系。

介意的慎入


————————————————


厚厚的乌云沉甸甸的堆在天空,遮盖了天空本来的蓝色和阳光,灰蒙蒙的一片,像是在酝酿一场倾盆大雨,苏聿站在晴昼海自己的小屋前默默不语。

天空中的层云混着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血是他师弟的,他年少之时喜欢的人用生命换回来的少年的,哪怕彼时清澈温朗的少年,此时...

约图这件事情可能上瘾……捏图小姐姐捏的图贼好看(就很简单但是却很好看。


【花羊bg】执笛望雪 第六章(4)

【四】


昔年长歌门微山书院读书声朗朗,一袭青衣的慕容池鱼坐在床边,看着早春的梅花,先生在堂前徘徊了两三圈,举着书点着书里的文学典籍。

慕容氏本是昔年燕国的大姓,到此时却只留下一些族人在江南扎了根,慕容池鱼自小被家里送到长歌门读书学琴。一袭微风不偏不倚刚好吹走了池鱼面前刚写的诗词。

池鱼伸手去抓,这一大动作却引来先生的注意,少女忽的一惊,又知错却调皮的吐吐舌头,旁边的少年伸手抓住飞走的纸张,池鱼看着才注意旁边的少年,他亦是一袭青衣,却不是长歌门弟子的打扮,眉眼像是水墨勾勒出来的,蕴着浓重的书卷气。

“刚刚我讲的是什么?”先生皱着眉问青衣少女。

“我……”刚刚走神的池鱼明...

【花羊BG】执笛望雪 第六章 (3)

【三】


夜幕四合,月色盈盈,孙徵谦趴在客栈二楼的栏杆上看着一楼大堂里的芸芸众生,他笑的温柔又云淡风轻,他身着一身蓝衣,长发也是整齐的梳好,倒像是个寻常富贵人家的公子少爷,游历江湖时候的情态。

客栈一楼的人或开心或忧愁,或忙碌或闲散都尽收眼底,孙徵谦目光定在厨房打开的本里掀开帘子提着食盒走出的顾鸾漪身上,他连忙跑下楼结果顾鸾漪手中的食盒,顾鸾漪对他温柔一笑,然后有对掌柜道谢。

“徵谦,你休息的如何?”顾鸾漪歪着头问道,她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今日已经是把君影救回来的第三日,君影昏昏沉沉的睡了两三日,顾翾飞与顾鸾漪轮着照顾君影,孙徵谦则是除了送药煎药以外倒是也睡了半日才从床上...

今天是孙徵谦的生日鸭。后知后觉的发现。

不过我写的是农历的,因为感觉古代人大多都算农历。

争取上来更新一章,emmm如果今天更新不了就等农历吧

1 / 19

© 潇雨菱风 | Powered by LOFTER